11 12
發新話題
打印

我的羌族朋友們,你們都好嗎?

我的羌族朋友們,你們都好嗎?

撰文:李玉祥   編輯:周小林


我的羌族朋友們,你們都好嗎?

       今天在家里將昔日拍攝的四川阿壩羌藏地區的反轉片放進掃描儀進行掃描,當一張張清晰的圖像展現于我眼前時,我的思緒一下子又被帶回十多年前--------。
       最早去四川還是在1984年,那年我二十出頭,還是個毛頭小伙子,那年,南京市青年聯合會與成都青年聯合會兩地共同舉辦一個展覽,我作為南京方面的三名代表之一有幸去成都,成都方面接待了我們,之后,我們去當時還沒有被開發的九寨溝.我記得當時從成都出發去那里路上就用了三天時間,中途有一站就在汶川縣城休息,那時,去往九寨溝的路非常糟糕,不僅艱險且充滿許多未知的危險,但在成都看過九寨溝那猶如神話般的圖片后,根本顧不上諸多危險帶著探幽尋訪圣地的心情就這么去了。

TOP



       一路上,我記得駕駛長途汽車的司機是個樂觀豪爽的人,他的駕駛技術當然不錯,那時的公路很窄且為泥巴道路,一邊是綿延的群山,一邊是很深的岷江河谷,司機用他特殊的駕駛經驗躲避突然出現迎面而來拉木材的重型卡車,作為乘客的我們常常被驚訝的目瞪口呆,而他則傻嘿嘿像是沒什么事情發生似的,怎么可能沒有事發生,在我前頭一輛空貨車在轉了個彎后就不見蹤影,司機說準是掉江里了,果然,那輛貨車司機不一會就帶著血跡又爬上公路,哎!這蜀道難的滋味,我是早已就親身領略了。

TOP



       大約應該是1991年秋末,為拍攝《老房子》四川卷,我又獨自來成都去阿壩地區,阿壩藏羌文化走廊自然景觀和歷史人文景觀富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因獨具魅力的自然景觀和古樸的歷史人文景觀,被稱為"世界最后一處尚待開發的旅游金礦".。特別是那里的羌族與藏族的民居十分有特色,我當時選擇了幾個有代表性的羌族藏族的幾個村子,其中就有著名的桃坪、布瓦等羌寨,藏族村寨有黑虎、卓克基等藏寨,我記得當時就住在汶川縣城里,那時年輕有的是力氣,特別是去往山頂的布瓦羌寨,完全靠步行翻山越嶺才能抵達,

TOP



       布瓦寨是汶川縣附近的一個羌族聚居村莊,它不同于其他羌寨的建筑形式,絕大多數的羌族建筑使用的建材多為石頭,特別是作為防御系統的碉樓更是這樣,但布瓦羌寨卻與其他羌寨有所不同,這里的房屋和碉堡全部用黃土筑成,據講是現在世界上唯一的土碉群。

TOP



       爬山的過程的確挺辛苦的,尤其是我還肩負著沉重的攝影器材孤立無援一個人的時候,但當我抵達古樸原始的布瓦羌寨時,所有的那些辛苦也就不值得一提了,淳樸的羌族村民居住在大山上面,過著原始樸素儉樸的農耕生活,男人們在有限可耕的土地上種植著,婦女們在家做著針線活,沒有絲毫的現代文明的侵蝕。

TOP


       剛收獲的金黃色玉米堆砌在平坦的黃土筑就的黃泥屋頂上,與湛藍的天空交相輝映,造就十分的好看風景一般好看,我旁若無人鉆入每戶人家與和藹善良的羌族同胞打著招呼,他們很好客要留你在他們家里吃飯,因為我要趕時間赴其他村寨而不得不與他們告別。

TOP



       位于岷江上游雜古腦河畔的阿壩州理縣桃坪羌寨,保存著原始羌寨建筑文化藝術“活化石”,被人們譽為“神秘的東方古堡”。它是羌族建筑群落的典型代表,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這片保存完好用石頭與泥土建造的村子沒有像大多數羌族村寨位于險峻的山頂之上,它位于高山較為舒緩的山腰上,村子靠近溪流,遠遠望去,一片黃褐色的石屋順陡峭的山勢依坡逐改上壘,或高或低錯落有致,其間用石頭筑就的碉堡林立、氣勢不凡,它被稱為最神秘的“東方古堡”。羌族的這些堅韌古樸的建筑不像咱們漢族地區建房要按圖所驥,他們在建造自己的家園從來不繪圖、不吊墨、不劃線,全用眼力砌石壘木,把整個山寨一氣呵成連成一體,沒有單門獨戶的房子,每家每戶的屋頂可以相互連接貫通,這多半出于防范之需要。

TOP



       村子以一處高碉為中心,有八條放射狀8個出入口通向村外,寨內人進出自如,而外來人進入里面卻如入八陣迷宮一般而失去方向,沒有寨內老鄉指引,是要費好大勁才能脫離困境,因為許多看似通暢的巷道其實是不可通行的死胡同。寨子內的地底下,挖掘了眾多的引水暗渠,上面覆蓋著石板和土,一定距離間,留有可以活動石板,揭開即可取水。這些水渠可用于發生戰事時,為寨內編織成流經每棟碉樓的水網,提供了巨大的生存空間。桃坪羌寨神奇獨特的路網、水網、房頂,組成了羌寨內地上、地下、空中三種立體交叉的道路網絡和防御系統,這也是桃坪羌寨建筑的奇特之處。

TOP



       后來聽說桃坪羌寨被開發成為旅游點之后,我就再沒有去過那里了。此次地震不知道對上述幾個地方遭受的破壞不知怎樣?從所得到的報道得知與布瓦羌寨對面的蘿卜羌寨已被遭到嚴重損壞,全貌基本被毀,與它緊鄰的布瓦羌寨盡管目前還沒有任何消息,但我覺得兇多吉少。桃坪羌寨由于距震中稍遠些,受到的損害程度相對少一些。讓我最為擔心還是那些生活在那里的羌族同胞們的生死,作為物質性的羌族建筑倒塌損毀還可以重建,但作為有生命羌族同胞的生命如果沒有了,則是最為可怕的!常言道:人的生命是最為重要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間奇跡都可以創造出來的!

TOP



所以,我想說的是:我的羌族同胞們,你們都好嗎?!

2008年6月2日草寫于京西濱角園

TOP

 11 12
發新話題
网络棋牌频道象棋解说 1000本金赌场玩百家乐一天能否赢300 2013年排列5开奖记录 天星山西麻将苹果授权码 麻将的基本打法图解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三今天的走势图 福州麻将金坎是什么意思 4399大众麻将单机版 浙江福利彩票快乐12选5 天津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图 湖北快3开奖号码今天 黑龙江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捕鱼来了手游刷弹头 广东闲来麻将微信版 天天乐棋牌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