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西藏,天堂的隔壁(下)

此主題相關圖片

風光明媚的尼洋河。

TOP

路兩側的美麗風景讓大家的心情舒暢了不少,可在到達八一前,看到的兩起事故——汽車翻扣在路邊的山坡下、行李散了一山坡,不免又讓大家心情沉重了起來?磥磉@兩天的雨確實給出行者帶來了不少麻煩,而我們沿途一路走來,老天又一直是時晴時雨,心情更是越發的郁悶。

不久,又收到了已到達排龍的另一隊友AA90(某極熱戶外論壇的香港版版主,走滇藏線進來的,與我們事先約好一起走大峽谷的)的短信,說“遇到一個自稱科考隊的人想從排龍進入大峽谷,在辦理進入大峽谷的有關手續時被拒,據說是前幾天路上山口雪崩,不讓從排龍進入大峽谷”。這更是雪上加霜,一些隊友已開始想退出而轉去然烏湖了。不過,隊友瘦佬、胡楊和我卻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怎樣都要進去看看,實在不行再退出也不遲。我們倒是不擔心在八一林業局被拒,因為有一個瘦佬的朋友在八一林業局工作,應該是能搞定的。

下午3點,我們終于到了林芝地區的首府八一,雨已經由小雨變成中雨了。瘦佬的林芝朋友早早就等在了進八一的路口上,一見到我們,二話不說就帶我們去“休息,喝茶”。在一個檔次很是不低的一個茶館坐下后,林芝的朋友就盡力的游說我們不要進大峽谷,說今年的雨季來得不但早,還比往年來得猛,還列舉了許多雨季進入大峽谷的危險——什么山洪、泥石流、墜石、滑坡等等的一大堆,而我們聞之色變的螞蟥卻只字未提,也許在他們心目中,螞蟥跟與那些比起來根本就不值一提。

朋友勸說了我們已經有差不多1個小時了,感覺上是不想幫我們去搞定進大峽谷手續的辦理(因為他們也擔心萬一出問題),后來大家集體保證“試著向里走,如果不行,就退出”,可朋友的一句話就說出了我們的真實想法“我太了解你們了,都進去了,肯定會堅持走到底的,還能想退出來”,不過語氣上已有些松動了。在我們又繼續努力了近半個多小時后,朋友終于妥協了,答應幫我們忙了,不過還是千叮嚀萬囑咐“不行的話,一定要退出”。

一個小時后,在每人交了¥80/天´4天=¥320的進大峽谷考察(美其名曰)的費用后,我們拿到了一張巴掌大的一片紙及上面的一個紅印章、2個人名后,終于是搞定了。其實,在辦理手續時,我們本來是想交3天的費用的,但辦理人說我們3天時間不夠,非要讓我們交4天的,我們擔心被他阻撓,很是不情愿的交了4天的錢。說實話,我們已經做足了功課,3天是絕對能走完的,如果體力好的話,2天就能搞定。

TOP

離開八一,翻過色季拉山,就到了魯朗,魯朗林海號稱是川藏線上的頂級風景,運氣好再加上天氣好的話,在這里是能看到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壘峰的。按藏族人的說法,能同時看到南迦巴瓦和加拉白壘的人是極有運氣的,因為南迦巴瓦峰終年云霧繚繞,難得一現真容。

我們經過魯朗時,雨仍在不停地下,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壘峰躲在云霧之中,難覓神蹤。但雨中的魯朗林海卻是別有一番風味,高大的松林中,盛開的山杜鵑鮮艷欲滴……

此主題相關圖片


此主題相關圖片


此主題相關圖片

雨中的魯朗林場有一種神秘凄艷的美。

TOP

晚上9點,到達排龍,我和瘦佬拿上進入大峽谷的手續去找大峽谷檢查站的人,聯系明天進入大峽谷的事情。

在這里,我們遇到了一件“宰你沒商量”的事情:如果你要請背夫的話,從排龍到扎曲,不管你是走1天或2天或N天,每請一個背夫都是按4天算(¥80/人/天),而這個背夫只負責從排龍到扎曲這一段;到了扎曲后,返程時,改由扎曲村的人背東西回排龍,也是不管你是走了1天或2天或N天,也按4天算。這樣計算的話,就相當于每請一個背夫要付640元。這是一個很不合理的“規矩”,但是當地村民已達成了“共識”,你不付這個錢,就請不到背夫,并且背夫還會跟你斤斤計較,每人只背不超過25斤重的東西,這就是擺明了要“宰”你們這些進入大峽谷的人了。我們經多方協商未果,也只能接受這一“不平等條約”了,誰叫你菜驢想要進大峽谷!我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盡可能地讓每個背夫背多一點點而已了。

另外,除了背夫外,還必須要請一名向導(大峽谷檢查站的工作人員,其實也是當地村民),說是除了給我們帶路外還要監督我們不要亂用火,當然這也不是免費的,與請背夫的價錢相同(在這里,我們犯了一個錯誤,我們以為是按4天計算的,可最終結果也是按8天算的,理由是他幫我們背了一段時間的包——瘦佬的包,大約10幾斤吧)。其實,我們已經有背夫帶路了,再加一向導純粹多余,但你不得不接受。唉!這么偏僻的地方的人,怎么也變得這么功利了呢!

經過一番折騰,已經晚上10點多了,我們在排龍唯一的“招待所”安頓下來,在招待所內的四川人開的飯館吃了一頓進大峽谷前的最后一次FB大餐。

此主題相關圖片

排龍鄉唯一的招待所,雨還在不停地下。

雨一直還在下,一點都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全體隊員達成共識:如果明天下大雨,就取消大峽谷的徒步計劃;如果下中雨或小雨,就按計劃進入大峽谷?磥泶蠹叶疾幌胼p易放棄這次難得的機會啊。

晚上,枕著帕龍藏布江的濤聲,竟然睡得很香。

注:其實我們這次的徒步嚴格應該是叫“徒步雅魯藏布大拐彎”,也就是排龍——唐登——玉梅——扎曲,然后再原路返回,往返約90km。沿途一直是沿著帕龍藏布江走來著的,根本就與雅魯藏布江沒啥關系,只是最后看了一眼“雅魯藏布大拐彎”而已。之所以叫“徒步雅魯藏布大拐彎”,就是打著旗號唬人的,hoho……

TOP

Alex又開始放"毒"了,下次再去那個區域就打著友多網的旗號唬人......

TOP

下面引用由友多發表的內容:

Alex又開始放"毒"了,下次再去那個區域就打著友多網的旗號唬人......




應該還是有點用哈,我記得我們97年9月底到亞丁去就打著呂玲瓏的旗號門票都給我們打了個3折,還免費給我們一個向導呢.
 

TOP

在康巴的地盤上
“友多”這旗號
夠響了!

TOP

下面引用由友多發表的內容:

Alex又開始放"毒"了,下次再去那個區域就打著友多網的旗號唬人......


好建議,等俺下次再去四川時,就打著友多的旗號。

TOP

下面引用由komma發表的內容:

應該還是有點用哈,我記得我們97年9月底到亞丁去就打著呂玲瓏的旗號門票都給我們打了個3折,還免費給我們一個向導呢.
 


Komma,我越看你的帖子越想笑,好像意思滿擰,你自己琢磨琢磨。

TOP

二十四

D24,5月13日

早上起床后,雨還在下,不算大,但天上云層卻很厚,絲毫沒有要雨停天晴的意思,心情不免有些低落和擔心。而在我們剛起床時就到了的背夫,又非要把我們昨晚斟酌再三、減到不能再減、費了很大勁裝好的背包拆開,要把里面的東西拿出來裝到他們的竹背簍里,說是他們習慣了背竹簍,可那個竹簍要小很多,我們一個背包里的東西差不多要裝一個半竹簍,那就意味著我們還要再多請背夫。沒辦法,只好再三向他們解釋勸說,費了半天的口舌,還好,最后背夫同意背我們的背包了。后來,在途中,他們也終于實話實說了,說還是背我們的背包舒服。那是當然了,要么我們花那個冤枉錢干嘛,干脆一人背一個竹簍出來該多好。

吃過早飯,收拾好行裝,幾個隊友又把昨晚買的滅害靈拼命地往身上噴,說是為了防螞蟥,這是昨晚餐館老板娘告訴我們的,說是效果很好,估計晴天時可能會有用,可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一會兒不就都沖掉了么,可不管我怎么說,沒人相信。

到了大峽谷入口的吊橋,瘦佬提議拍張合影,就是下面這張,也是“烏合”二隊的唯一一張合影,不過還是少了蛋蛋MM和阿榮GG,他們不去大峽谷,在我們在大峽谷的時間,他們去看然烏湖。

此主題相關圖片


前排左起:
AA——某知名戶外論壇香港版版主,超級猛驢,擁有N種戶外專業證書,在我們的徒步中擔當收隊這一重任。

瘦佬——真不是一般的瘦!hehe……。盡管嘴上總說自己是一菜驢,但實際上無論是體力、耐力都是很棒D,并且戶外經驗非常的豐富,也是我們“烏合”二隊的隊長。

胡楊——在廣州的重慶GG,我們中體力最好的,絕對夠MAN,在行程中總會對MM伸出援助之手。但有一最大的弱點——極其害怕螞蟥,稍后有詳述。

后排左起:
貓貓MM——在深圳的湘妹子,性格開朗如男孩子一般,也是資深猛驢,在行程中過滑坡帶時,膽大又心細,并且動作還非常靈活。更甚者的是,竟敢徒手抓螞蟥,讓我等眾GG們在一開始時是PF得五體投地。

小魏MM——在我的游記的上部中曾提到過,一個上海MM,盡管在我們所有人中的體力是最弱的,但耐力極佳,不管是在多么艱難的條件下,也始終能堅持住,這一點不得不讓人PF。同時,也是最多險多難的一個人,但運氣卻極好,總能逢兇化吉,稍后也有詳述。

最后二人為小熊MM和我,看過我游記上部的人已了解很多,就不再細說了。

TOP

發新話題
网络棋牌频道象棋解说 贵阳捉鸡麻将 幸运赛车正规吗 快3群计划都是假 陕西11选五中奖规则表 捕鱼大师无敌版 四川麻将及时雨什么意思 巢湖麻将什么叫漂子 熊猫麻将官网 开奖网结果 琼崖海南麻将官方网下载 手机上的五分彩能买吗 快乐十分预测 青海快3开奖结果 nba掘金vs比赛直播 麻将二八杠怎么玩 腾讯广东麻将好友房